舒心app黄

   书海前。

   身为凡人的陈然凝望着荡漾的海中古字,而身为诸天主的陈然则是凝视着他。

   岁月几多沧桑。

   之前在下界陈然的确抹除了一切记忆,成了凡人。

   这是新生。

   想要进入纪元十界,那就一定要彻底!本来按照陈然的想法,是不断转世,积累力量,在下界修成永恒再入纪元十界。

   如此做当能万无一失,不被纪元规则发现。

   但他万万没想到,仅仅过了一世,他就是被那位女先生拉了上来。

   这打乱了陈然的计划,但却是再好不过。

   在纪元十界修成永恒,比在下界更好,更能接触纪元规则。

   陈然望了许久。

   “现在还不是时候醒来。”

   高贵少女秋风里散发迷人气息

   他低喃。

   “不过,也该明白自己是有使命,不可仅仅为了读书而读书。”

   此刻他只是一抹意识,只有在冲入纪元十界时才会显化。

   本来是要以此记起前尘,但此刻的凡人之躯显然无法承受整整十二个纪元的枯寂,以及诸天纪元的记忆。

   既然如此,只能慢慢记起。

   他看着自己,眼中有伤感。

   糊涂是福。

   但,终究是要醒来。

   他陈然就是为此而活。

   他相信不论转世几次,唯有这份信念是不会变的。

   而这时。

   女先生突兀出现。

   她显然发现了陈然。

   “你哪个?”

   她饶有兴致的看着陈然。

   这里是她的地方,但丝毫没有被入侵的戒备。

   陈然一笑,对着女先生深深一拜:“先生好。”

   身为凡人的陈然看不出这位女先生有多强,但他岂会看不出?

   这是一个能垂钓纪元的猛人。

   女先生见陈然态度如此好,脸上顿时流露笑容。

   她最喜欢有眼力见的人了。

   “你不错啊,竟能看出我很强。”

   女先生乐呵道。

   “先生强大的并不仅仅力量,更是内心。”

   陈然真诚道。

   “你到底哪个啊,我看你仅仅是一道意识,是不是遇到麻烦了,我可以帮你哦。”

   女先生更欢快了。

   陈然却是摇头,深深一揖:“谢谢先生了。”

   “哈哈,好,那我就不问了,以后记得来找我。”

   女先生笑道。

   “好。”

   陈然轻轻应着,身影随风而逝。

   修行是一场浩大的人生。

   陈然已经历很多。

   此次…也不过只是一段历程。

   “好久没碰到这么有趣的小子了,可惜连我都看不出来自哪里。

   还有他身上没有大道气息,但却让我感觉很是强大……”女先生嘀咕。

   她并不知。

   这是陈然为了躲避纪元规则探查所准备的,自然无法轻易被窥视。

   女先生看了眼还坐在书海边发呆的陈然,又嘀咕了几句,就是离开了。

   全程…陈然不曾转头。

   他并没察觉,只是这一刻心很堵,眼中有泪水滑落。

   此刻在他体内,就像有一颗种子在发芽,开始成长。

   陈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知道这对他很重要。

   他…很想知道那是什么。

   春去秋来。

   陈然开始看得懂此地的书卷了。

   这时候他才知道,原来世界那么大,原来他的故乡只是沧海一粟。

   不用说纪元十界了,在钩沉纪元都是不起眼的一角,版图上都不会标识。

   陈然被深深震撼,也深深明白自己有多么目光短浅。

   他觉得自己的道理在这些强大的存在面前,都是讲不出口的。

   因为他们完全蛮不讲理。

   于是陈然觉得自己该读更多的书。

   很快。

   十年过去了。

   陈然从书海前站起。

   十年时间,陈然已是看遍了整片书海。

  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开窍了,目之所及所有文字恍若活过来,印刻在心间。

   很多道理,都是一看就会。

   对此陈然想不明白,只能继续看书。

   他爬上了一座书山,伸手一招,一卷书就是飞到他手中。

   “原来…真的很简单。”

   陈然低语,已是波澜不惊。

   此刻,身为凡人的他已是十年不曾吃喝。

   但…他却是越来越年轻。

   陈然觉得他就像以前读到过的仙人,餐食日霞。

   凡人以五谷而活,仙人吞气而修。

   陈然不时望自己越发白皙的双手。

   他有些沉默。

   因为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。

   而这十年间,更是有模糊的画面不时自脑海闪过。

   他不曾捕捉到,却是让他心很痛。

   陈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却是刻骨铭心。

   对此。

   他只能继续读书。

   下方。

   王小丫看着陈然。

   她有些惊讶。

   因为陈然就像一块海绵,在不断吸收着这片天地的浩然诗书之气。

   “原来真的是个读书人啊。”

   王小丫嘀咕。

   夜。

   陈然细细读着一本山海卷。

   其中描述了修士的凶残,兽妖的阴邪……陈然看着,时而皱眉,时而叹气。

   他懂弱肉强食是世间本质,但生灵的诞生何其可贵,无休止的杀戮带不来昌盛,唯有太平可。

   “我原以为修士高高在上,超凡脱俗,但不曾想比之凡人更是贪婪。

   他们贪长生,贪强大,欲望更大,杀性也更重。

   我日后要也成了修士,道理似乎有些讲不通了。”

   陈然摇头,不再想这些烦心事。

   学以致用。

   陈然觉得自己书读多了,定能明白以后该如何。

   作为一个读书人,其实不用想太多的。

   这时。

   月色下,忽有花瓣飘来。

   陈然看着这唯美额一幕,忍不住转头。

   只见王小丫正摇着一颗桃树,片片花瓣随风飘远。

   “师兄啊,你都十年没出去,整天看书不闷么?”

   王小丫双手撑着下巴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陈然。

   “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

   陈然淡淡道。

   “那你会金屋藏娇么?”

   王小丫歪头问。

   陈然一滞,果然有文化的小流氓是最让人讨厌的。

   “你也该好好看书,也不小了……”陈然惊异看着王小丫。

   十年过去了,王小丫一点变化也没有,还是那副模样。

   “还小着呢。”

   王小丫呵呵一笑。

   一顿之后,她继续道:“师兄,你这样看书,是成不了永恒的。”

   “什么是永恒?”

   陈然问。

   “就是一个纪元之后不死,我王小丫就是要成为永恒。”

   王小丫一脸志气。

   “我以前不过百载岁月,永恒对于我太遥远了。”

   陈然摇头。

   “可你现在是修士了,也可以想想了。”

   “原来我已经是修士了。”

   陈然笑了笑,自己倒没太多感觉,只是身子轻了些,老了的那些毛病消失了。

   “对,而且不弱哦。”

   王小丫道。

   “我觉得也还行。”

   陈然笑了笑,接着还是忍不住道:“修行在我看来是为了明悟自身追求,永恒什么的其实不要强求的。”

   “你是在对我说教么?”

   王小丫歪头,好笑看着陈然。

   “修士不是有坐而论道的说法么。”

   陈然道。

   “哈哈,小师兄,你好有趣。”

   王小丫捧腹大笑。

   “为何要加上一个小?”

   “因为我比你大多了呀。”

   “那我该叫你一声师姐。”

   陈然迟疑道。

   “别,当师姐多累啊,还是你当我师兄吧。”

   王小丫从桃树上跳下,伸出白嫩的小手。

   “小师兄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

   陈然眼神恍惚了下。

   似乎…曾经也有很多小孩如此站在他面前,对他明媚笑着。

   他握住王小丫的手,原本坦荡的内心生出一丝涟漪。

   直到这一刻,陈然才发现自己也是孤独的。

   虽不渴求与人接触,但也希望有时能有人与他说说话。

   时间流逝。

   接下来的岁月里,不仅王小丫会来,而且赵矛矛,赵锤锤也会来。

   他们一口一个师兄,着实让陈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 他觉得这三个已经很大的小孩都比他强,只是顽劣了些。

   于是每次他们来,陈然都会耐着性子诱导他们要多学习。

   而三个小家伙却喜欢以此逗弄陈然。

   在这期间。

   又有五个人进入了书屋。

   他们都是女先生带进来,在陈然看来都是超凡脱俗。

   而之后女先生就消失了,再不曾出现。

   一开始那五人还会对陈然有些尊重,但发现他很普通后,就爱答不理了。

   而王小丫三人则是彻底放飞自我。

   没有了女先生的约束,他们也就偶尔来看看陈然,大多时间都在外面疯玩。

   对于他们来说,读书和修行显然没有玩来的重要。

   尽管他们一个个都想着永恒。

   对此,陈然无法阻挡。

   他枯坐书屋,从进来后就不曾出去。

   这里的书太多了,而且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幻。

   陈然已经忘了自己读了多少书。

   但…似乎永无尽头。

   陈然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   但除了读书,他似乎什么都不会了。

   于是,除了读书,还只能是读书。

   索性。

   这片书的天地是很大的。

   陈然游历在这片天地。

   时而停下脚步,看看脚下青草上的古字。

   时而抬头望天,那里云朵形成各种古字。

   时而看看一头头灵兽仙禽,它们身上有绘刻着一部部经卷。

   天地玄妙,一草一木皆道理。

   他就如一个苦行僧。

   不知日夜四季,不晓岁月春秋。

   兜兜转转间,十万年已过。

   而陈然,却不自知。

   他只是日日夜夜读书,于书中观大千世界。

   这一日。

   陈然忽然在湖边停顿下来。

   湖面上映照着一张陌生的脸。

   他不由自主的摸摸面孔,却是红了眼眶。

   “陈然……”他哽咽低语,脑海中时而闪过的模糊记忆终于开始清晰起来。

   他终于记起,原来他不仅仅是个读书人。